心镜

錒瀞又在哭了。

錒瀞居然在哭诶!趴在浴缸边缘的錒瀞沉着头,哭泣着。

其实錒瀞不常哭的,平常遇到什么不能理解的事情也都只有“啊!怎么能这样!”或者“居然这样对待别人,真是过分!”的说辞作为回应;听到悲惨的故事虽然是十足十地在同情,却又很少被感动得流泪;肉体上的痛苦更不能让她哭泣了,因为那是“车子追尾一样可以维修的损伤”——她自己如是说。总之,錒瀞绝对不是个爱哭鬼,至少是个不怎么爱哭的人。

那錒瀞现在明明是在流泪啊!看起来哭得很伤心啊!这又是怎么回事?

没错,錒瀞的确是在哭,而且哭得很投入。不过,錒瀞的哭泣并不是因为上文提及的那些理由,而有…一个听起来匪夷所思的缘由——錒瀞直视着真正的自己。
是的,就是因为看见了内心真正的自己,錒瀞才会哭泣。

每个人心里都有一面镜子,面对镜子,就能看到一个自己。但每个人的镜子都不太一样,所以有的人看到的自己毫发毕现、非常清晰,有的人却只能看到剪影一样模糊的映像。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,錒瀞的镜子属于前者。它让錒瀞看到了一个确切的人物——活泼、明智、快乐、被人们爱着,却又胆小、懒惰、固执、待人不无冷淡。这个人让錒瀞觉得很可怕,让錒瀞不敢直视:有着这么多讨厌的性格,还有谁会愿意和这种人做朋友啊!所以錒瀞很少再去看那面镜子,反而千方百计地隐瞒着这个人的存在——即使她清晰地知道,那个人就是她不断逃避着的、真正的自己。

可是,錒瀞忘记世上有种叫墨菲定律的东西。这个该死的定律让錒瀞做的事情完全失去了意义。

——终于有人说了这样一句话:錒瀞啊,她完全没在努力嘛!不然怎么会是现在这种不求上进的业绩?不付出就想要得到回报,懒人都是这样想的!

錒瀞被惊呆了。 她明明一直很努力很努力,每天都想要比前一天做得更好,并依靠着这样的心情在不断地进步啊!怎么会?居然有人在说她不求上进?说她是懒人?錒瀞完全不能接受,更不能理解。她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。于是她尽她所能去反驳和抗议,却有越来越多的人表达出『錒瀞是个胆小、懒惰而固执的人』的观点。

从錒瀞的心里生出了一种无力感,它蚕食了錒瀞的躯干和四肢,并让錒瀞感到一阵被背叛的刺痛。

绝望的錒瀞茫然四顾,不巧抬眼看见了属于自己的镜子。被搁置角落已久的镜子稍显蒙尘,镜子里的人却依然清晰明朗—— 胆小、懒惰、固执、待人不无冷淡,却又活泼、明智、快乐、被一些人爱着——那个人一丝一毫也没改变。

罪行败露的羞耻将錒瀞彻底击倒:她曾想掩盖的,竟然是如此美好的事!那个差点无缘出现在大家面前的、真正的錒瀞,是那么的丰满立体,真实可感,飘散着有点儿小缺陷的人情味,还洋溢着直面生活的志气。镜子里的人,明明这么让人向往,而镜子外面的錒瀞却…胆小着不敢面对现实;懒惰着不敢改变自己;固执着不肯认真看一看心里的那面镜子。镜子外的錒瀞正是她最不想让自己成为的那种人啊!

錒瀞的手伸出去,手掌贴在冰凉干燥的镜面上。

镜子里的錒瀞温柔地微笑着,好像有包容一切的力量。

镜子外的錒瀞,在她的心以外的世界里,背对着浴室的镜子,在浴缸的边缘低低地哭了起来。

评论
©汝清無水 | Powered by LOFTER